绾茶

无敌忙的大二出国狗 更新随缘
我狗的cp:源勋 卜岳 瑶墨 泊秦淮

立Flag 

下次 不写到end绝对不在lof上发文 

钦此

【瑶墨】我能








Chapter1








“谢谢‘柠檬可乐’送的10个养乐多,爱你呦么么哒~”秦子墨瞄了一眼弹幕助手,对着摄像头飞了个吻道,手上嘴里却也没停。








众所周知,某大型直播平台大火的自称职业游戏主播实际上是娱乐主播的二MO是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看在这张颜值颇高的脸的份上,绝对大部分观众完全接受了他“直播时间主题看心情”的臭毛病。








对,就是这位主,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连着直播25小时,花样多到让人眼花缭乱。COS试妆、游戏、室外直播,简直是挑战直播类型一百种。








蠢萌的二MO也常常做出让人忍俊不禁的事情,比如在麦当劳点了外卖去肯德基吃,顺便接受服务员小姐姐充满难以言说意味的目光。








再比如这次在O大附近的小吃城吃播的时候,从他的桌子旁边经过了一个按照他原话讲是“宸宁之貌,哥笑倾城,面如冠玉,双目如潭,温文尔雅,品貌非凡”的男生,即便手里捧着他此生挚爱“螺蛳粉先生”,还是二话没说就上去搭讪了。








只不过搭讪的方法嘛,是大家熟悉的二MO爱用的某音里的那个。不过我们机智的二MO改变了一下说法:“小哥哥,小哥哥,你可以给我个东西嘛?”用他标志性的小奶音。








不知道为什么,小哥哥看上去愣怔了两秒钟,反应过来后嘴角勾起一抹几近看不到的温柔浅笑道。“什么东西?”低沉的声音简直让人开口跪,直播间里一片鬼哭狼嚎。








“给我你的爱呀~”笑眯眯的秦子墨小可爱简直像一只乞求小鱼干的奶猫团子,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人的时候,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不过没等小哥哥再开口,秦子墨及时刹住了车,改口说:“开玩笑的啦,可以交换下微信嘛?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我这里有一本非常适合你的练武秘籍,考虑一下呀~”








直播观众:……这什么老套俗气的搭讪方法???








小哥哥挑了挑眉,边说着好边递出了自己的手机。








直播观众:这样都可以!这个看脸的世界!我恨!








秦子墨一边在小哥哥手机里输入自己的微信号一边不忘哼唧着diss直播观众:“我的方法咋啦!管用就是好办法好伐!你们就是嫉妒我哼哼。”








低着头听见头顶上传来轻轻的笑声,那低音炮让秦子墨险些露出痴笑,同时也成功地再次在直播里收获了“饥渴少女”们的尖叫:啊好心动!人家耳朵怀孕了要小哥哥负责!








“鉴于我在做直播,名字就通过微信互相讲好啦~你去忙吧,我接着直播啦!”搞到小哥哥微信之后,秦子墨毅然决然地返回了“旧爱”螺蛳粉的身边,挥了挥手跟他告别,无视直播间里来自只闻齐声不见其人的观众疯狂刷的评论。








靖佩瑶叹了口气,要不是老韩找他有急事,他一定找个理由留下来。然而他只能笑着对秦子墨说:“回见,这里的糖醋黄鱼值得一尝。”便离开了。








在心里默念“老韩你一定是要紧的事情找我要不然我一定找奋哥讨个公道”边想着赶紧回去给墨墨刷点礼物。送什么好呢?白色恋人?丹麦曲奇?还是更贵一点的松露巧克力?








来自山西家里确实有矿的大佬靖佩瑶先生近三个月最固定的支出就是给自己非常喜欢的主播二MO刷直播礼物,并成功跃进投喂榜TOP1,还连续霸占了三个月之久。








二MO粉丝后援会的小姑娘们都非常奇怪有这么一个名字是一团乱码的账号突然远远地超过了他们投喂榜的排名,这个“dfydnqzm51216”看起来就像用手机临时注册的账号系统随机分配的账户名,Ta也从来不加粉丝群,不刷评论,和她们这群小粉丝完全的格格不入。后援会长小玉米问了二MO那个账号是不是他家里人或者认识的同学,得到的答案是“贫民窟男孩没有这样有钱的朋友啊。”想了想很有道理,便作罢了。








于是投喂榜榜一是谁这个谜题已经困扰大家三个月之久了,至今依然是个未解之谜,即便是对秦子墨自己来说。秦子墨觉得自己如果能够认识这么有钱的朋友就好啦,这样想着不禁留下了贫穷的泪水。








—TBC—








那几个吃的是直播软件刷的礼物的名字,并不是真的次的(๑´ㅂ`๑)








>3<会有一点点的泊秦淮








来自大洋彼岸3:00AM的激情速打+P图(〃'▽'〃)








题目+内容可能有点难懂,毕竟ummm重点还没全出来!








其实这篇文是8月份出国的时候飞机上突然产生的脑洞,拖了两个月啊两个月(是的后续大概也会继续拖下去......








还有别的坑没有填虽然我知道没啥人看~(˘▾˘~)








但是总有一天能写完的……吧?

p1-2 给烫jio的小侃撩水的正

p3-8 在水里嬉戏打闹的两只
罗歪歪你这个腿我也真是没眼看

「麦锐少年的普吉岛之旅ep2」
怎么可以这么甜?

日常拖更dbq...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着写

KoniPark千:

论我没更新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窗外的暴雨阑珊
淋不湿屋内的你
我是暴雨
你还是你


北京下雨了,手机抠张图。

给同人文手的一点tips

谨记谨记

爱酱:

其实也是给自己的一些警示吧。


又名,道系写手经验总结【不】



1.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永远别相信你的热度高就等同于你的文笔好。这两个是不挂钩的。你的热度高可能只是因为你的CP火。如果有人夸你的文可爱,那也和文笔无关。可爱和好文笔之间也就差了一百个大师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在同人圈里一样适用。时刻记住热度是一时的,是属于CP的;好文笔是永久的,是属于自己的。再说了,有了好文笔,爬到哪个圈当不了太太?



2.想清楚你写文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你喜欢的CP?为了用文字抒发你对他们的爱?还是只是为了博得人气,在圈子里混成太太?少沉迷圈子里的事,多做自己想做的。有能帮你吆喝的亲友固然好,但是真的不要主次不分。还是那句俗套的老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3.网络上的恭维和赞美,99%不必放在心上。你在同人圈呼风唤雨,可能也改变不了在三次元中是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的事实。



4.别透露过多自己的信息。一是为了安全,二是真的没人关心。喜欢吃鸡蛋的人,并不会care下蛋的鸡都是什么样。



5.灵感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除非能娴熟地驾驭文字,不然一气呵成的故事和憋了很久憋出来的故事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6.多阅读。知识永远不会多。而且,看不同的书也有助于帮助你写不同的AU嘛。也许你下次爬墙的时候,你储备的知识就用上了。阅读也能吸取他人的优点,把别人的手法化用到自己的文字里。但是是吸收,不是照抄——引用文学名著不算。吸收和照抄的区别,都是明白的吧。



7.别把太多生活中的负面情绪代入到文里。时刻记住你笔下的人物都属于原作,你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演绎他们的命运,但是不能出格。因为在三次元受矬就把气撒到角色身上,让他们BE或者被虐都是很幼稚的。



8.文风这种东西学不来。有人擅长哲学深沉,就有人擅长傻白甜。最重要的不是自己喜欢什么,而是自己擅长什么。别的太太写得来的,你不一定写得来。这不是缺点,你可以继续钻研。



9.三次元的生活更重要。如果不是职业写手,那么先处理好自己的现实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写文只是调剂,在放松的时候完成就好了。



10.永远,不要,抄袭。

【瑶墨】痛

前文http://wancha774.lofter.com/post/1ef7b588_12aae395 

8、

然则,靖佩瑶才是那个不自知的人。

在外物上看得通澈的靖佩瑶,也会当局者迷。他看得透秦子墨对自己的感情,看不透自己的心,依然固执地认为自己对秦子墨没有私心,没有多余的情感,就像对秦奋韩沐伯左叶一样,仅仅是兄弟而已。

靖佩瑶知道,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可是心动了,万物变化万千,万物归一,万物只是那一个人而已。

他忽视掉自己近日来的不适感,将全身心投入到训练里。舞蹈基础不好,就拼了命的练,弄不懂的就去问奋哥和韩老师。两个哥哥看着这个常常沉默寡言的弟弟突然的努力,虽然不解但也抱着乐观的心态督促他练习,好在上节目前尽量的赶上其他人的进度。

顶着比原先更大的训练量、对他来说颇有难度的记忆动作和不知缘由的郁郁之感,让靖佩瑶难得的失眠了。

在第五次翻身之后,靖佩瑶还是忍不住下了床,打算去倒点水喝,回来点上藏香开音响颂佛经入睡。

从厨房出来,隐约看到了一片衣角晃过,看着像是秦子墨的样子。

尽管内心里理智的那个声音喊的大声:“不要过去!你去了的话不就打破了之前对自己的约定么!难道你想……”

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弱小但又坚定:“去吧,这没什么的,这只是正常的兄弟之间的关怀而已……”

掀了掀眼皮,靖佩瑶还是抬脚跟了过去。

9

近来靖佩瑶明显的疏远让秦子墨沮丧不已,结束训练后,他摸出自己偷藏的一小罐Rio,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

Rio度数太低,过于柔和的口感和香甜的果香让秦子墨觉得不够过瘾。

想大醉一场,想忘掉所有不如意,想浑浑噩噩无念无想。

靖佩瑶原来跟他讲,《佛经》里写,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秦子墨不懂佛经,从靖佩瑶那里听来的往往一知半解。可是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懂。瑶哥对他来说,可不正是应了最后六个字么?

求不得,放不下。

真心酸啊秦子墨,自嘲的笑笑,任凭之前深深埋葬的难过的情绪一点点侵蚀自己,在酒精的催化下、在墨色夜晚的保护色下,秦子墨单手捂住脸,忍不住低声哭了出来。

这个楼梯的转角处算是他的秘密基地了,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看得见,所以他可以放纵自己,直到一杯温热的蜂蜜水放在他面前,惊得他止住了哭声打了个嗝。

果然是靖佩瑶。

他安静的眉眼轻轻皱着,低沉的嗓音如伯哥的大提琴声,低沉醇厚:“怎么坐在地上?”凑近又嗅了嗅他的衬衫,低声念叨,“酒味还不算大,喝了蜂蜜水早点睡吧子墨。”

他永远是这样,不问,不关心,不在意。看到这样的靖佩瑶,秦子墨心中一涩,瑶哥,你的心里容得下世间万物,可容得下天地间一个小小的我?

哪怕心中万千酸楚,秦子墨也不会在靖佩瑶面前流露出半分。笑了笑接下,他道谢后溜回了自己的房间,不敢再看瑶哥一眼,生怕再多呆一秒有些东西就会倾泻而出。

10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划过,他们来到了大厂,站到了许久前就梦寐以求的舞台,大声唱着歌。

两位年长的哥哥都曾站在舞台上绽放出自己的光辉,如今重回舞台自是感慨万千,心情难抑的激动。老韩还算是沉稳,只那双星眸亮得让人心生向往,而心理年龄和真实年龄差很多的大田哥早就笑得像个孩子了,好听糯软的声音纠缠着大家的耳朵,自带撒娇的语气让即使想横眉冷对的人也没办法硬下心肠对他生气,更何况韩老师宠得紧,更是随他去了。

秦子墨也很久没有站在舞台上了,他脑袋里闪过曾经站在《明日之子》舞台上的自己,甩了甩头赶走画面,又沉浸在眼下没有扒完的舞蹈里。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做好当前的事情,望向那充满希望的未来。

又一轮训练过后,已然是夜半,秦子墨拿了瓶赞助商的维他命水。尽管大家围坐在一起严肃认真地讨论过到底哪个味道好喝,乳酸菌口味的得到了绝大多数练习生的青睐,然而秦子墨还是投了蓝莓树莓味道的一票。

虽然蓝莓树莓的味道有点酸酸的不是一直以来秦子墨喜欢的感觉,但是瓶子是是瑶哥最喜欢的红色的,秦子墨就带有点私心的一直抱着这个颜色的维他命水练习,直到瑶哥一言不发的把他手里乳酸菌味道的塞进来。

“知道你不喜欢酸的,喝这个吧,你可能喝的习惯一点。”

秦子墨抬眼看了因为比他略高一点而低下头跟他说话的靖佩瑶,直直的望进粉丝们说的瑶哥的狗狗眼。

11

他望向秦子墨的眼睛,那里是澄澈的一片净土,是他心灵永久的安放,他不能、也不想让这片净土被玷污,他得好好守护,他想为那人撑起一片天,一方不会有纷杂尘事干扰的土地,让秦子墨好好地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会有悲伤谩骂、恶意的攻击。

靖佩瑶觉得,这个男孩值得一切美好的事物,未来会有更好的明天等着他。本该是翱翔在天的云雀,怎可因为他折断翅膀,坠入万丈深渊?他不能。

可现在他可能有点开始控制不了自己了,靖佩瑶垂眸避开直视他的秦子墨,翘了翘嘴角顺手抚了一下紧盯着他不放的小孩的头。

想一直这样看着他,想把他拥在怀里顺毛,想托起他可爱的脸亲吻他,想……做更多过分的事情。

靖佩瑶深深吸了一口初春微冷的空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被秦子墨甜甜的牛奶沐浴露的味道充斥了鼻腔,这下心里的绮念更是挥不去了。然而靖佩瑶常年的冷面还是把他并不平静的内心掩盖的严实,没有让面前纯洁的秦子墨想到别的地方去,只感觉到瑶哥的呼吸顿了一下,便恢复了常态。

扯开一抹如常的笑,靖佩瑶低声说了一句:“去训练了。”便转身离开。背影莫名看起来有一丝慌张。

 走向练习室的路上突然开始疼的牙让靖佩瑶不禁皱了皱眉。有人曾说,牙疼不是什么要命的病,甚至不算是病。但它一旦发作起来,那种细细密密缠绕着每一个神经的痛,会让全世界只剩下这种痛觉。

就像靖佩瑶对秦子墨的喜欢,在不自知的时候慢慢积累沉淀,不知不觉间已深入骨髓,等到幡然醒悟时只能悄然压下着澎湃汹涌的情绪,只在日常里趁所有人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流露出一丝丝那么点似是而非的东西。(*)

靖佩瑶摇摇头算是接受了自己对于秦子墨不一样的心思,却也没打算做些什么,毕竟他们这样的情感还是不能被大众所接受,他还不够厉害,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心上人不受伤害。

所以他还只能选择压下缠绵的心思。

12

秦子墨觉得瑶哥最近有点怪怪的,和之前的他好像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心里揣着疑惑却还是难掩皮的本性,从VIP 宿舍来觉醒的屋串门了。最怕的韩老师不在,秦子墨就想拉着左叶弟弟嗨起来,只可惜弟弟以要写作业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于是秦子墨把期盼的目光转向坐在桌子前同为姓秦中人的大田哥。

于是靖佩瑶在嘈杂的音乐中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言难尽的场景,秦子墨和秦奋在摇头晃脑地土嗨,眼看着越凑越近马上就要亲上了,左叶弟弟看着这两个人作业都不写了不断发出他独特具有标志性的笑声。靖佩瑶反射性地皱了皱眉,想起了私下皮的时候秦子墨时常对奋哥动手动脚,还曾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出过“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睡奋哥。”这样获得韩老师毒打一顿的话,心里不太舒服。

从被窝里出来随手套了件衣服,平时非常难叫起来的靖佩瑶就这么简单的起来了,顺手关掉了两个人嗨的没完的始作俑者音响,迎着姓秦中人不甚满意的目光挑了挑眉:“走练习去。”

秦子墨悄悄地哼了一声,一边磨磨唧唧嘟囔着“瑶哥今天怕不是被韩老师附体了。”一边收了音响准备去练习室,不皮了训练!

看着颠颠儿跑走的秦子墨的背影,即使听见了他低喃的话语也只是笑了笑的靖佩瑶刚想走去洗把脸,就被秦奋拉住了。向来有话直说的大田哥不知为何一脸纠结,靖佩瑶却懂了他想问什么。

“奋哥我是喜欢他,但我也没打算做什么。我有分寸的。”无奈的苦笑。

“我知道,我不是来阻止你们的,佩瑶你要想好,也许以后都不会有了。”奋哥没有说什么,反而还劝了劝他。

这样的人错过了便是一生,从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这样朝夕相处的日子以后应该也很难有了。

“……奋哥是怎么知道的?”他自认自制力还算强,所以被惊了一下。

“眼神,佩瑶,你看他的眼神和韩沐伯看我的眼神如出一辙。”拍了拍靖佩瑶的肩,秦奋笑着离开宿舍去找韩沐伯了。“可不要错过了。”

13

秦子墨终于知道瑶哥到底哪里奇怪了。

从前的瑶哥,训练间隙总是习惯放空自己,虽然时常是望向他的视线,但他不敢多想就只当靖佩瑶是在发呆。可是最近他能感受到瑶哥的目光总是长时间的滞留在他的身上,听起来有些自恋但是那股淡淡却也直接的感觉让他没法不多想。

秦子墨就是这么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小朋友,仅仅是这样简单的来自心上人的注目就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美滋滋的在心里幻想,要是瑶哥什么时候能喜欢上我就好了。

这样的想法让秦子墨充满了动力,感觉自己跳十遍《Ei Ei》都不会累!

于是他真的连着跳了十遍,跳完就累得不行只能像咸鱼一样瘫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最近迷上了用MP3听歌,秦子墨虽然是个皮孩子还喜欢很多二次元的,但同时也是喜欢听民谣的文艺青年,这算是当初在公司的时候和靖佩瑶最开始熟悉起来的一个原因吧,也是让秦子墨心动的重要因素之一。

太犯规了靖佩瑶的声线,让人忍不住沉迷,想要溺死在这样温柔似水的低音炮里。听了几年民谣的秦子墨非常客观地把瑶哥的声音放在了民谣界苏音TOP1,在他自己评选的榜单上。

之前偶练让他们去拉单杠,靖佩瑶又一下子戳中了秦子墨的点,他唱了郭顶的《水星记》,就是此刻秦子墨耳机里放的歌。

却也忽然发现这首歌描写的不正是自己当下的心情吗。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也等着和你相遇,环游的行星怎么可以拥有你”

不知道,但至少可以,陪着你。

真正纯粹的爱里,过程是比结局远为重要的,“爱别离”即使人生的必然,却也很少人知道,只要完全融入地爱过,别离也就不能局限我们了。

合上林清玄的《孤独是种大自在》,靖佩瑶坐在床上沉思了近一分钟,穿上外套走出了宿舍直奔秦子墨所在的练习室。

耳机里还回荡着Chris Medina动人的声音:

When it's love

当爱至情浓处时

Yeah, you say them out-loud those words

你大声喊出自己的心声

They never go away

那些话,永远都不会褪色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

即使海枯石烂,它们也会一直存在

找到秦子墨以后,刚刚勉强压下去的情绪似是又要涌上来,深吸一口气再开口:“子墨,陪我走走去吧。”

14

等秦子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陪着靖佩瑶在大厂里转悠过一圈了,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微凉的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搓了搓胳膊却有件外套落在他肩头。是瑶哥的衣服啊。

靖佩瑶懊恼的不知说什么好,怎么没想着子墨还穿着单薄的训练服,天气这么冷感冒了可怎么办,只是面上不显,淡淡地说了句,走吧,回宿舍。

完全不懂靖佩瑶在搞什么的秦子墨一脸懵逼,只是觉得今天的瑶哥好像和平时是他不大一样,但好像又隐藏的很好。点了点头,秦子墨还是乖巧地跟在靖佩瑶身后回了宿舍楼。

楼梯间里,靖佩瑶突然塞了一只耳机给他。

扫过尼龙的吉他弦,低沉醇厚的声音,拨动着他的心弦。

“就这样轻易 因为你 我也能试着 写一首歌给你听 是关于你 没什么准备 一张琴 合着这声音 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爱着你……”

是熟悉的歌,熟悉的声音,秦子墨感觉自己的心剧烈地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要迸出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颤抖着声音问:“瑶哥。”

“子墨你看,今晚月色真美。”

皎洁的月光下,是温柔望向他嘴角含着笑的靖佩瑶。

End

 

(*)是来自@爱吃炸鸡的蒙蒙 的评论改编的!谢谢太太!

(不会艾特人也不知道艾特上了没)

感觉自己写的有点含蓄解释下。

瑶哥放的是他自己录的自弹自唱的《想着你》,后来才在录音棚里录完整的。(我瞎编的不要信)

月色很美的梗应该不用解释了吧。

文中的歌都是出自瑶哥的网易云听歌记录。

其实早就打算写成HE 了毕竟我分享的歌词里很明显。

          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

          遥不可及的相守咫尺天涯的相拥

          在繁华落空时它们相逢

                                                       ——马頔《皆非》

牙不疼了!用了快一个月,我这篇文终于写完了。最开始只是一个简单的脑洞没想到就这么写了7000+。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是我还是坚持写下来了。

还是那句话OOC是我的,不要上升,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求评论给我建议啊意见啊啥的我好改!

《痛》的BGM送给大家!
喜欢瑶哥之前我就是民谣女孩,喜欢瑶哥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晚安🌙

朋友瑶墨站子了解一下?
进群来一起磕啊